沉默,久久的沉默。

  大长公主就这么定定看着蒋慕渊,看得一双眼睛都泛了红。

  她有一肚子的话想说,但几次想要开口,又都无从说起,最终终究是全部都咽了下去,只是问:“母后也做决定了?”

  蒋慕渊颔首。

  “傍晚时傅太师和曹太保来慈心宫,便是为了此事吧,”大长公主叹息一声,“我知道了,母后定下的事,我不会阻拦的。”

  如此要紧之事,落到他们母子身上,其实也就是这么几句话而已。

  那些考虑和迟疑、纠结与彷徨,大长公主不用问都可以想象得到。

  她记得祐哥儿抓了玉玺之后,太皇太后叫她进去单独说的那些话,母后说会护着她,无论发生什么都护着他们,那对大长公主而言,她也会护着太皇太后。

  太皇太后已经很难了,她再唱反调,不是往母亲和儿子的心窝里捅刀子吗?

  大长公主没有异议,蒋慕渊松了一口气,看向了蒋仕煜。

  蒋仕煜的心情越发复杂。

  他是知道蒋慕渊上辈子经历了什么的。

  虽是言语叙述,但毕竟是亲生的儿子,蒋仕煜如何不心痛?

  孤城、围困,饥寒交迫,被顺德帝逼死。

  那是什么滋味?

  光靠想象,蒋仕煜都很难维持面上的平静了。

  可那不仅仅是蒋慕渊的前生,若今世不下定决心走这条路,蒋仕煜可以预见,他们蒋家子弟的结局不会比前世好到哪里去。

  也许是孤城,也许是天牢,也许跟孙璧一样一杯鸠酒,那个人会是蒋慕渊,也会是祐哥儿,会是他将来出生的孙子、曾孙子。

  为公,他们蒋家挨骂名也得平天下、造盛世;为私,他为了儿孙被人骂几百年,那就骂吧。

  总比蒋氏一门断了绝了要强。

  蒋仕煜靠着椅背,深吸了一口气:“你心里过得去就行。”

  蒋慕渊抿着唇笑了笑:“没有那么多的过不去,只要江山平定,只要百姓安居,那我问心无愧。”

  让寿安陪着大长公主,蒋仕煜对儿子道:“随我去书房吧。”

  蒋慕渊应下,起身时,寿安冲他眨了眨眼睛,没有说话,眼神之中全是鼓励。

  他们在慈心宫住的厢房,南侧改作了书房,只是蒋仕煜太忙了,这些时日不是歇在顺天府,就是回了国公府,这里的东西并不多。

  决心已下,大事情上,两父子都不是拖泥带水的性子,之后每一步要如何走,都一一列出来。

  确定能揭竿而起、站在他们这一边的兵力有多少?之后以什么名义起兵?文武官员,能拉拢多少,又有多少中立,或是必然不肯背改朝换代的罪名?

  两人说了许久,中间寿安送了些点心过来,直说到了四更天,才有了个大致的走向。

  “给孙祈压力,能迫降,就千万别攻城,”蒋仕煜拍着蒋慕渊的肩膀,道,“还要尽力借一人之力,燕清真人。”

  时人信道,不说江南海北,起码在京畿一带,燕清真人的名号是很吃得开的。

  被顺德帝赶出京畿再满天下寻回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威武不能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一晚情深到西洲只为原作者玖拾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拾陆并收藏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