萧青檀流露出与她年龄不相符的成熟和老道,正色道:

  “姐姐的担心,我是知道的!但你的计划是当个贵妃呢,还是将军夫人呢?”

  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  谢婷然双眸躲闪,问道。

  萧青檀抬手布置一个隔音的禁制,还不放心,又布下一个隔绝神识探测的禁制,仔细检查一番,才开口道:

  “敖家诸多皇子,都战死了。现在只剩下敖娇公主一根独苗!而龙门世界历史上,还没有女人当国皇界主的先例!我哥若救出敖娇公主,那就功高盖世,敖娇公主是可以禅让国皇之位的,无人不服。我哥哥当了皇帝,再娶了你,那你就是妃子。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!”

  萧青檀鞭辟入里,直指要害,淡淡地道:

  “而我哥,若做不成这件事,那就只能是都城的九门提督,一名普通将军。这样的身份,在龙门世界,没有一百,也有八十。你又有什么地位可言?”

  “这个……这是你哥哥的意思吗?”

  谢婷然眸光闪烁,脸色犹疑。她当然想独占萧兵,但萧青檀所言,也是事实。

  “男人,尤其是优秀的男人,三妻四妾,左拥右抱,不是正常吗?甚至那些世俗界的王侯公卿,都是如此。修士,更是道侣颇多,数不胜数!”

  萧青檀没有回答,而是循循善诱地道:

  “以我哥哥的身份,娶个十个八个,都很正常!但我哥说了,若他登顶皇位,只纳你一个妃子,到时候,你便是敖娇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!”

  “可以!我没问题……”谢婷然脸上浮现一抹羞色,点头答应道。

  “傻姐姐啊,这不是你默许那么简单,而是要鼎力相助我哥哥啊!”

  萧青檀娇声道。

  “我,我怎么助他?我倒也是想助他一臂之力的,但是,我修为太差了啊!”谢婷然迟疑道。

  “现在保龙忠勇军,一共有十八路,各自为战,谁也不服谁!有宗门、有家族、有帮会各种势力!我哥哥,只是带领其中一路罢了!”

  萧青檀沉声道:

  “现在当务之急,是推举我哥哥为元帅,统领各路大军!一则,名正言顺,便于指挥,救出敖娇。二则,积累功绩,为以后登顶皇位打下牢固基础!”

  “你谢家是两朝老臣,曾经服侍过真龙老祖。谢严前辈的话,一言九鼎,他的态度,至关重要!”

  “我可以说服我家老祖!”谢婷然点头道。

  萧青檀脸色甚喜,娇声道:“好,那我以后就不客气了,不叫你姐姐,叫你嫂子了!”

  “你,你!别在外面叫,让人笑话!”

  一句话把谢婷然美得脸色潮红,浑身骨头都轻了三两,险些飞起来。

  俩人笑闹了一阵子,忽然,谢婷然眼眸一冷,问道:

  “如果那敖娇不愿意嫁给萧兵大哥,或者嫁了,也不愿意让出皇位呢?”

  “敖家只剩下她一个直系了,剩下的都修为低劣,连个金丹都没有!”

  萧青檀鄙夷地冷笑一声,浮现出与她年龄不相符的狠辣果决,道:

  “我们愿意救她,只是因为她是真龙皇朝的象征和符号。这叫挟龙女以令龙门群豪!她到时候若敢不让出皇位,那就杀了她!让她和敖家后裔,死无葬身之地!”

  “这也是你哥哥的意思?”谢婷然有点毛骨悚然。

  “这个重要吗?这些事情与嫂子无关,你只等着当你的贵妃就好了!”

  萧青檀掩住嘴巴娇笑,美眸弯成好看的月牙形,一派天真烂漫,仿佛刚刚的狠毒绝伦与她无关般。

  忽然她又问道:

  “对了,那个姜公子,与你到底是何关系?好像谢严前辈对他颇为看重啊!”

  “是沧澜世界来的流民。”

  谢婷然也知道现在一些风言风语,心中厌烦到极点,连忙划清界限,道:

  “好像对我家有恩。但我之前根本不认识。那个姜公子没丁点本事,但却妄自尊大,目空一切!好像牛皮膏药般,沾上了就甩不掉!”

  “沧澜世界来的?”

  萧青檀露出不屑之色,浓郁到了极点,道:

  “穷乡僻壤来的流民,还要意思在此地耀武扬威,再敢造次,我好好教训他!给谢严前辈面子,自然不杀了他,但肯定要废掉他的修为!”

  “这是小事,关键是萧大哥登顶保皇忠勇军元帅之位,此事,还需要好好谋划!”

  谢婷然并非把姜天放在心上,忧心忡忡地道,一番谋划之后,又来到谢严的营房,游说了一阵子。

  却不知。

  此时这一切,没有躲过姜天和真龙老祖的神识观察。

  姜天虽然是金丹,但吞魂神识何其强大,简直无孔不入般,瞬间笼罩整个无名岛屿。

 &emsp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修真万年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一晚情深到西洲只为原作者缸里有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缸里有米并收藏修真万年归来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