齐王终于来了!

  白牧野带着林子衿,拖着这一串人在怀王府闹了这么半天,为的就是让齐王出来给他擦屁股!

  齐王想削藩,这是明摆着的事情。

  白牧野之前已经干掉了一个楚王,如今阴差阳错又跟怀王对上。

  虽然是怀王自己作死,可如果再由他亲手把怀王掀翻,那以后李氏皇族的人得多恨他?

  怕不怕这个问题另说,但至少小白是非常不愿意看着齐王这只老狐狸隐居幕后的。

  怀王为了挖你墙角跑来杀我,你躲起来让我跟丫头两人去面对?

  凭啥?

  网上再多人怀疑我,也没什么关系,反正只要我不承认,就没能能把这帽子硬生生扣到我头上。

  但如果亲手爆出这份证据,那可就不一样了。

  这以后别人得怎么看我?

  这种随便就可以窥探到别人隐私的手段,绝对会令人感觉恐惧。

  长得再帅也不行啊!

  大魔王也不能背上这种名声。

  所以白牧野一直拖着时间,在赌齐王不敢赌。

  ——一旦我把这证据爆发出来,你们就不得不提前发动。

  既然怕我打乱你们的部署,一开始为什么不肯接过去?

  想要拉我下水,有那么容易吗?

  他最终还是赌赢了。

  齐王终于来了。

  摄政王亲临,让这件事瞬间变得更加轰动了!

  而此时,网络上的白家军,也始终在行动中。

  现场几乎没多少人注意到那些被串成一串的倒霉蛋,可白家军里面却有很多人早就盯上他们了!

  网络是个好东西。

  人肉的力量超级强大。

  没过多久,这群人的身份就被彻底爆出来了。

  大量的证据,已经被白家军掌握在手中。

  他们绝对就怀王的人!

  已经实锤了。

  大家只是不清楚一件事:这群人到底为什么要去行刺小白?

  不过小白被人欺负了,这件事肯定不能忍!

  小白或许有难言之隐,始终没有曝光手中证据,可白家军这群人却没有这个顾虑。

  一个字——爆!

  于是,大量可以证明这群人的确是怀王手下的证据,在网络上迅速传开。

  民智开化就是这么强大,让一切阴暗的事情,随时都有可能被扔到阳光下暴晒。

  所以齐王是真坐不住了!

  尽管在心中狂骂小白是个混球,老子是为了自己吗?老子也是为了你兄弟!太子不是你兄弟?

  可却一点办法都没有!

  因为他答应过他的哥哥。

  而太子,却是他的亲侄子!

  他不能不管!

  也不敢不管。

  不然小白这个疯狂的混蛋,一旦真的发疯掀了桌子,那这帝国可就热闹了。

  “不识大体!”

  齐王从天而降,直接出现在小白面前,虎着脸低声呵斥了一句。

  白牧野却笑得很开心。

  “我还是个孩子。”他说。

  齐王:“……”

  狠狠瞪了白牧野一眼之后,转身往怀王府里面走:“给我滚进来!”

  白牧野呲牙一乐,面不改色的跟在齐王身后。

  林子衿亦步亦趋。

  围观的人和网络上正在看着直播吃瓜的人瞬间集体那啥了。

  这瓜简直香甜到无以复加啊!

  谁能想到小白竟然能把摄政王给折腾出来?

  亲自下场啊!

  谁敢信这是真的?

  白家军:我们家小白太威武了!

  正在庄园里看直播的单谷心痒痒的走来走去:“白哥太霸气了,哎,好遗憾,为什么我不能亲自参与一下?”

  姬彩衣瞥了他一眼:“行了吧,你当这是好事儿?这件事也就小白跟子衿能担起来,我们谁上谁倒霉!”

  他们都是知情者,这件事波诡云谲,水深到令人绝望。

  小白的确是护着他们。

  王府门口,几个人一脸为难的看着齐王。

  “怎么,你们也想拦着本王?”齐王怒视着这几人,身上没有任何气息爆发出来,但他身上的气场就足够让这群人两股战战了。

  “不,不敢。”那位怀国大将军低声说道。

  “滚开!”齐王呵斥了一句,然后穿过那几人,径自往里面走去。

  白牧野跟林子衿跟在后面,大摇大摆的进了怀王府。

  至于外面那一串人,还有地上被废掉的一群人,则被彻底无视了。

  这个瓜吃到现在,好像已经没有下面的了。

  很多人都表示遗憾。

  但各种各样的传言,却在网络上迅速爆发开来。

  简直热闹得令人不敢相信。

  其热度分分钟超越当初帝国联赛决赛。

  怀王府内,齐王沉声道:“李焕,你给我滚出来!”

  同是亲王?

  齐王是当今怀王的王叔!

  新怀王硬着头皮,从房间里面出来,眼圈通红,目中含泪,对齐王一躬到底:“王叔,您可要给我做主啊!”

  “你混蛋!”齐王怒斥:“你的人为什么平白无故跑去刺杀两个年轻人?被人打上门来却不敢露头,皇室的脸全都被你丢尽了!”

  怀王李焕一听,顿时愣住。

  哎呦嘿?

  呵呵!

  哈哈!

  嘿嘿嘿!

  他竟然什么都不知道?

  真不知道吗?

  怀王心中简直充满狂喜!

  齐王竟然不知道这件事的原因是什么,那么是不是……白牧野手中所谓的证据,根本就是扯淡的?

  他之所以一直表现得相对强硬,不正是因为他认为白牧野不可能有他的证据吗?

  楚王出事之后,他们这些亲王做事要比从前谨慎太多!

  密谋的时候,房间里都是没有任何可以摄录的设备的!

  他不相信这世上有那么可怕的骇客,难道他们密谋的时候,对方还能像个幽灵一样进来偷听不成?

  要有那本事,还偷听个毛,直接动手不是更好?

  所以,听着齐王的呵斥,心中狂喜的齐王李焕,顿时忍不住大哭着跪倒在齐王面前。

  “王叔啊,我心里面难受啊!”

  “我承认,我狭隘,我自私,我不成器……”

  “可我跟楚王兄交好啊!”

  “他是咎由自取,干的那些事情是天怒人怨,被收拾活该,可我心里面难过啊!”

  “要不是因为这姓白的,楚王兄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?呜呜呜……”

  怀王跪在那里痛哭起来。

  齐王面色复杂的看着他,良久,才叹息一声:“你糊涂啊!你难道不知道太子殿下即将登基?在这种时候给他添乱?楚王是你兄弟,太子就不是你兄弟了?你自己也知道,楚王咎由自取,你怎么可以迁怒于人?”

  白牧野:老狐狸!

  林子衿:戏精!

  白牧野:“咳咳……内个,我们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?”

  齐王扭头,怒视着白牧野:“你也是个不省心的!太子不是你朋友吗?他即将登基,邀请你来观礼,你就是这么回报他的?”

  白牧野一脸委屈:“人家都打上门来了……”

  “打上门来你们不是没吃亏?你就不能先通知我?就不能私下商谈解决这件事?你这么做,不是在打怀王的脸,是在打整个皇室的脸!”

  白牧野心中狂翻白眼,脸上却更委屈了:“您位高权重的,谁敢没事儿找您?”

  齐王心里也在狂骂,他是真没想到小白不但真把那群人给废了,而且做得比丢在大街上更过分……

  要早知道,他肯定会提前接过来,何至闹到如此沸沸扬扬,差一点就被这件事打破之前的全部部署。

  所以要说心里面没点火气是不可能的,但却无奈的很。

  这两个小家伙,看上去似乎跟各自背后家族关系紧张,可实际上真是这样吗?

  白家从上到下,全部管事的加起来,也不如一个女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大符篆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一晚情深到西洲只为原作者小刀锋利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刀锋利并收藏大符篆师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