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在楼下的龙归京发话,“上,把那杀了魏声的魔头拿下。”

  “遵命。”游云握了握手中的长枪。

  “杀!”铁拳那双巨大的拳头对碰在一起。

  那被称作铁拳的彪形大汉和教学龙静枪法的游云在龙归京的命令下,一同向客栈的二楼而去。

  铁拳虽然体型高大,一身肌肉,如同人形巨兽,那双拳头比有些女子的脸还大,但是速度却是不慢,从一楼冲向二楼,由于自身重量实在巨大,又是在奔塔而行,将那楼梯直接踩出一个个脚印裂口,不过毕竟是一位武学高手,懂得用力的分寸,不至于将楼梯踩踏,让自己掉下去。

  二楼的房间里,苏青纯粹以体魄跟林宗交手,后者每一拳打出都携带着内力形成的惊人拳力,将苏青的拳头以及手臂震得阵阵发动,但也仅此而已,苏青不想伤他,否则林宗此刻早已是一具尸体。

  对苏青对敌的林宗虽然神情凝重,尽显平静,但是内心早已是掀起惊涛骇浪,他与苏青对敌的这几次出拳,每一拳都是全力而出,配合着携带着的内力,足以将大树击断,将钢铁打出凹陷,可是他根本就没有感受到苏青身上有丝毫的内力波动和流转,似乎真的就是单单以体魄便接下了他的拳力。

  “这根本就不可能啊!”林宗心中无比震惊,甚至因此生出了无尽的无助感,仿佛凡人遇到神灵,根本没有胜的可能性。

  “够了。”苏青轻声说道,一掌接下林宗来势汹汹的一拳,无尽拳力爆发,从苏青的周围而来,如同几十上百人同时对其出拳。

  拳风暴冲,苏青身上的衣服腾腾,若是常人只会在那拳风的冲击下肌肤生痛,并且乱了武架,苏青只觉得如微风拂过,一掌挡下林宗的刚猛拳力,并且反手握住林宗的手,用了些许力气,往前一推,林宗如同小孩的身子被大人往后推去,反而是他的武架被苏青一推瞬间一乱一散,直接瓦解了。

  林宗如同小孩子般被推倒在地,这对于这位武榜前十的大高手来说几乎是一个耻辱,可以说自从林宗记事以来根本就没那么不堪狼狈过,但是今晚事实如此,他林宗在一个看起来是少年之人的手下,毫无还手之力。

  林宗一倒下,整个地板便是一震,铁拳那巨大的身形来到了二楼,那颗巨大的拳头对着苏青砸了过去,如一颗大石头飞来,苏青依旧只是一掌,挡在头顶上方,将铁拳的拳头给挡住了,有内力形成的拳力倾泻,使得苏青身上的衣服贴身不松,周围的地板震动,震起了没有打扫干净的大量灰尘。

  “有破绽!”龙静眼神一利,持枪而出,速度自然比铁拳快得许多,只见一个枪影,枪影之后紧随着一道虚影,一个枪尖便是临近而来,对着苏青的喉咙刺来。

  “蠢女人,不自量力。”苏青干脆让龙静绝望,体内灵力流动,在右手的掌心凝聚,以掌心挡下龙静手中长枪的枪尖。

  苏青往那枪头一握,那铁制枪头直接扭曲弯折,苏青留命之下没有留情,握住枪头用力,将那枪带人在龙静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,扔向了旁边,龙静连人带枪被扔飞出去,撞在了墙上。

  “小姐!”铁拳大怒,全身的蛮力迸发而出,身上的肌肉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在变大,微微发红,蕴含惊人的巨力,苏青脚下的木板直接发出声响,开出了裂痕。

  “先顾你自己吧。”苏青话音刚落,想要解决眼前这个彪形大汉,这让他想起了早几年他面对苏阳那样,那个傻阳也是如此如山那般横亘在自己面前,还喜欢贴近,让苏青很是恶寒,觉得苏阳对自己会不会有特殊的情感。

  但是有那一阵枪风比之龙静强力数倍临近而来,简直可以称得上来无影,枪风以风的速度而来,那发出枪风之人直接随风而来,速度快到不是人,苏青体内的灵力瞬间流转,凝聚起巨力,将铁拳的压拳硬生生推开。

  在铁拳震惊的眼神之中,苏青就那么向后退了一步,躲开了刺来的一枪,将游云的出枪之处看得透透。一个枪头和一截枪身横在苏青身前,游云没有刺中,推枪向前,想要将那截枪身打在苏青身上。

  苏青出手抓住那一截若是打在大石头上,足以让大石头裂开的枪身,这房间之中,再一个人露出了震惊的神情,看苏青简直不是人。

  身上流转了灵力之后的苏青,力量早已经不能用凡人之力度之,强行抽走游云手中的长枪,没想到苏青这一抽,在游云震惊之下,连人带枪也同样拉了过来,苏青自己也没想到,条件反射般的嫌弃出脚,力气还不小,直接将游云踢飞出去,撞在了房间外的围栏,要不是林宗出手借助游云,将其身上的力气化解掉,游云现在怕是摔在了一楼地上。

  才解决了一个,眼前那个彪形大汉傻大个偏不信邪,巨大的身形压了过来,大拳锤击而出,刚猛的拳风刮起,惊人的拳力在其拳中凝聚,苏青很是无情,没有避开铁拳的特长拳威,要击溃这个彪形大汉的自信,一拳对着那巨大的拳头迎了上去。

  铁拳很久以前就再没有感觉到来自拳头的痛楚了,但是今夜感受到了那久别重逢的感觉,并且不只是痛感而已,而是撕裂的骨折。

  铁拳脸色跟身上的肌肉一样红,他的右拳手腕处的骨头裂开了,苏青对着其胸口一脚踹出,产生惊人的推力,只见一个人形巨兽般的肉体从客栈的二楼飞出去,摔在了一楼的地上,宛若地牛翻身般,地上大震。

  原本还在等着楼上传来好消息的龙归京,顿时傻了眼,铁拳像只死猪现在就躺在自己面前,并且看样子,楼上其余几个高手下场也并不乐观。

  龙归京看向二楼,只见一个少年的头探了出来,手中还粗鲁地抓着龙静的一只手,苏青将其从房间里拖了出来,龙静虽然没有失去意识,但是在苏青的手下没有反抗之力。

  “静儿!”龙归京终于失去了身为一方王侯的威严和沉稳,见过自己心爱的女儿受制于他人之手,露出慌乱。

  苏青毫不怜香惜玉地将龙静放开,让其倒在旁边的地上,然后在林宗、游云和龙静三人的眼光之中,一步步慢慢走下了楼梯,走向龙归京。

  “爹,快离开!”龙静喊道,她真的没有力气了,只能喊道。

  而没有像铁拳那样下场的林宗和游云强撑着体内的伤势,站了起来,要去阻止苏青的脚步,龙归京身后和周围的十几名兴苇镖局的拳师全部亮出兵器,直向苏青,森严戒备,一旦龙归京下令,那就是以死护主。

  “那么多高手都没有拿下我,你想让他们枉送性命吗?”苏青一双眼神清澈,看向龙归京说道。

  龙归京此刻也是生出了无助感,什么一方王侯,安州最有权势的人,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似乎依旧是不堪一击啊。

  “放下兵器。”龙归京认命般地说道。

  然而周围的兴苇镖局镖师血性不屈,没有放下兵器誓死护主,苏青也没有在意,这不过是一道他给龙归京的看心的选择题。

  龙归京细想无数,仍是没有想到苏青到底为何而来来杀他,他开口问道:“何怨何仇,要针对兴苇镖局,或者说要针对我?”

  苏青看着龙归京说道:“你是兴苇镖局的主人吧,其实呢,我来到安苇之地,不过是来给你们一个解释而已。解释也解忧。”

  <br /

章节目录

执掌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一晚情深到西洲只为原作者捷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捷殿并收藏执掌今朝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