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票榜第一的位置岌岌可危,恳求支援!玩个小游戏,只要月票榜第一不掉,那么五更就一直坚持!我们可以来多少个五更?护花的最后一战,疯狂起来吧!】

  声音震彻长空,折叠蔓延而至,如一层惊涛骇浪席卷冲刷而来——

  漫天充斥着浓浓的魔气以及无尽的杀机。https://

  这一刹,所有人的身影皆都迅速地停下,抬眼望着上方,面色下意识地变幻了一下,立即戒备起来。

  “小心,准备迎敌!”公孙敬玄的声音迅速响起,同时身影一掠,跃上了前方。

  “是魔门的传令魔箭!”澹台亦瑶此刻沉声开口,“大家稍安勿躁,魔门中人或许距离我们有数十里之遥。”

  “传令魔箭?”萧阳神色抹过一阵疑问,刚刚天空中震荡响起的那几个字,分别是向自己的一个挑衅。

  “是魔门发号施令的一个手段之一,可提前将声音封在响箭内,再将响箭飞出数十里开外,然后爆炸,就有了刚刚那样的效果——”澹台亦瑶沉声说道,“魔门使用这一手段,想必不是要来狙击我们。”

  嗖!嗖!嗖!

  很快,在最前面的数名强者奔掠而回,也都纷纷开口。

  “没有发现魔门中人。”

  纵使如此,众人也并无放松自己的戒备之心。

  “姐姐,刚刚的那一道声音,似乎很熟悉——”此时,澹台安天不禁迟疑着开口。

  澹台亦瑶一怔,半会,瞳孔猛地一睁,脱口而出,振声说道,“是公孙源夜!”

  公孙源夜!

  话音一落,众人瞳孔均是纷纷一震,尤其是一旁的棍宗白无极等强者,因为他们棍宗曾经的传承至宝,通灵神兵金棍,就在公孙源夜的手中!

  “对,就是他的声音。”澹台安天振声地响彻起来。

  天空中出现了一个黑点,越发地靠近——

  “小心。”澹台敬玄郑重提醒一声后,身影一跃而起,目光落在那‘黑点’之上,赫然是一张黑色的纸张,而纸张上面,竟然是血红色的字迹!

  澹台敬玄面色微微一变,面容顿时阴沉了下来——

  众人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。

  澹台敬玄身影落地,深呼了一口气,将手中的黑纸血字递给萧阳。

  萧阳接过看了一眼,视线顿时轻眯了起来。

  “师傅,什么事情?”澹台安天下意识地脱口问道。

  “挑战书!”萧阳冷声说道,“公孙源夜,要在明日中午十二点,与我在的五十里外的山峰密林处,一决死战!并且,他已经昭告天下,让修行界的人都来见证!”

  “万万不可。”澹台亦瑶不由自主地开口,旋即振声说道,“公孙源夜是个疯子,他是金棍认主,并且是五阶仙人巅峰的力量——”

  “没错,公孙一脉都已经覆灭,而公孙源夜现在就是一个丧家犬,我们何须理会他的挑战?”澹台敬玄亦是沉声开口,“别理他!”

  “连公孙一脉都彻底覆灭了,他一个连金仙也谈不上的家伙竟然也敢来找师傅挑战,必定有诈。”澹台安天亦是神色认真地分析着,“师傅,你确实没有必要去。”

  “这也是公孙源夜要昭告天下的原因。”万宝女皇开口说道,“如今至尊宗主在炎黄修行界的地位尊贵,甚至被无数人视为神明!如今公孙源夜公开挑战,所有人都清楚至尊宗主刚刚灭了公孙一脉的事情,如果你拒绝不接受挑战的话,恐怕会让遭到不少的闲言闲语,有伤威望!”

  “哼,那就让他们说,我们心里清楚师傅的厉害就好。”澹台安天振声地开口。

  萧阳微笑地摇摇头,“这并不重要,你看下面。”萧阳指着那黑纸血字,万宝女皇眸子投了过去,看了一眼,神色顿时一惊,“补天石?不可能!他怎么敢拿补天石来拼?”

  “公孙源夜是一个疯子,他什么都做得出来。”

  萧阳确实是意动了。

  枪宗所得的那一块补天石,确实是在公孙源夜的手中,假如他还没交到魔门神使处,那便仍然在他的身上。哪怕得到的机会非常渺茫,可却正如金眉神使所猜测的那样,萧阳根本无法拒绝补天石的诱惑——就好比当日给宇文沧设局,宇文沧明知道金斧的出现地方有诈,可他还是仗着自己的一身实力走了过去。

  “公孙源夜独自一人的话,绝对不可能发出这样的挑战书,他的背后,必定有魔门撑腰。”萧阳缓声地开口,“看来,魔门也想借着这一个机会,挫一搓我的锐气!既然如此,我就成全他们了。”

  “你要接受他的挑战?”众人皆都吃了一惊,目光落在萧阳的身上。

  “没错。”萧阳平静地回答。

  澹台亦瑶欲言又止,神色不禁地抹过了一阵担忧之意。

  可是萧阳已经决定了,她也不好说再多——

  “乔前辈。”萧阳抬眼看向了圣龙王,沉声说道,“你先带他们回总部,我今天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护花状元在现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一晚情深到西洲只为原作者梁少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少并收藏护花状元在现代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