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二爷眯缝着丹凤眼,俯视着眼前的内廷诸珰,端得威风凛凛,就连头上的绿缎子扎巾都鲜艳了许多。

  拜近些年发达的印刷业所赐,三国演义的流传速度,比起原本还要快了许多。关二爷早了许多年,登上了关圣帝君的宝座。

  社会上甚至形成了“关学”,大江南北,长城内外,许多年轻人都效仿桃园三结义、热闹的程度,柳淳都有些羡慕了,他甚至琢磨着要不要写本西游记,弄出一个六,呃不,是柳学!柳学!

  也省得大家伙都跑去罗大大的坟前瞻仰,弄得老家伙死得都不甘心。

  没错,伟大的《三国演义》作者,著作等身的码字工祖师爷,疑似《水浒传》作者,罗贯中罗大大已经在几年前永远离开了他热闹的写作事业,他在生命最后一刻,依旧笔耕不辍,他曾经动情说过,如果给老夫一个选择的机会,他宁可折寿二十年,也不要认识柳淳!

  没法子,老爷子死的时候,手都成了鸡爪子,被一群他惹不起的人,催更了十几年,换成谁都要疯啊!

  不过罗老头还是可以稍微骄傲一下,毕竟他的作品已经成了这个国家,所有百姓的共同记忆。

  哪怕是蹇义,他在教导诸位太监的时候,首先想到的是关二爷。

  在凝视半个时辰之后,蹇义才徐徐开口。

  “老夫让你们学关羽,是让你们明白两点,侍君要忠,为人要义,时刻将忠义挂在心头,这是安身立命的根本。只要把这两条守住了,就没人可以瞧不起你们,更没人会小觑你们。做人做事。无愧良知、何为良知呢?”

  “良知就是不虑而知者,就是天性,就是良心,就是一点真心!”

  蹇义抑扬顿挫,开始宣讲。

  下面的诸珰老老实实,乖得跟小学生差不多,一个个竖起耳朵,仔细听着,半点不敢疏漏……只是除了他们之外,在内书堂的外面,还有两个人,同样在听着。

  朱棣背着手,满脸含笑,斜了下身旁的柳淳,开心坏了。

  “你小子素来善于给朕挖坑,这一次朕也给你挖个大坑!蹇义作为知名老臣,又是曾经的清流领袖。如今让他教导内廷,而且还是以纲常之学,圣人之道,早晚内廷会变得更加强大,变得足以和外廷分庭抗礼。”

  朱棣心中暗暗思索着,越想越高兴。还不是扫视柳淳,想要看看他的反应,给自己找点乐子。可奈何柳淳就是一张扑克脸,一对死鱼眼,半点看不出来情绪。

  “你就装蒜吧!别看你表面安静,但是心里不定怎么起复波澜呢?

  朱棣这么想着,他仔细听蹇义所讲,可渐渐的,朱老四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  不对劲儿啊!

  这是圣贤之道吗?

  “做人求真,做事踏实。做学问就是致良知,该如何做学问呢?四个字:知行合一!”蹇义满面红光,声音清朗,宛如来自天堂的教化,黄钟大吕,不同凡响。

  “不分贵贱,无关上下,人人皆有一颗真心,一点良知。在世上修行,做官做事,求取学问,就是求这一点良知。怀揣良知,人人皆是圣贤,人人都是自己的神明……尔等身为宦官,世人常有鄙夷之词,可尔等莫要忘了,纵然是宦官,也有狸猫换太子之中的忠良陈琳。尔等有福读书求索,增长本事见闻,就该力求做一个让人敬重的好人。老夫教书,就是要和你们一起,寻找这一点良知!”

  蹇义滔滔不断……下面的宦官侧耳倾听,不敢有半点疏忽。

  渐渐的,还有人听得泪流满目。

  讲的实在是太好了,说到了心里去,终于有人把我们当人看了。

  生我者,父母也,知我者,蹇先生也!

  可是外面的朱棣却眉头紧皱,拧成了一个大疙瘩儿!

  蹇义老匹夫在说什么?

  不分贵贱,不分上下,人人都有真心,都有良知!

  呸!

  朕让你告诉太监们,遵守纲常,把君父放在最上边,老老实实给君父当爪牙鹰犬,你却告诉他们,做一个好人!

  朕,朕要你何用?

  朱棣简直想冲进去,直接把蹇义给废了……可是他猛地扭头,却发现柳淳正在努力绷着,免得笑出来声来。

  是他,就是他搞鬼!

  朱棣猛地扭头,在柳淳耳边气哼哼道:“跟朕过来!”

  他们两个到了寝宫,朱棣都没有坐下,就直接发飙了。

  “柳淳!你跟蹇义说了什么?你到底是怎么怂恿他的?”

  柳淳两手一摊,简直冤枉!

  “陛下,起用蹇义是您的旨意,派去接蹇义进宫的,也是三千营的人马,从头到尾,臣都半点不知道。他进京之后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奋斗在洪武末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一晚情深到西洲只为原作者青史尽成灰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史尽成灰并收藏奋斗在洪武末年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