砰砰,连砸数下。

  头铁?

  那就看看,到底是你的脑壳硬,还是我的斧头硬。

  祖巫之躯近乎不灭,眨眼间,共工的双臂便从肩膀上再生出来一大截,但还是长度不够,无法正面格挡。

  再加上身不能动,只能原地摇摆着脑袋生生挨揍。

  “你!你!你!你……啊!”

  每挨一下,他便一声大吼,后面的话却总是被一下下砸了回去。

  连砸七下,终于身子一软,脑袋垂落,没动静了。

  “好家伙,也就仗着开天斧的不朽特性,换成一般的法宝,都能硬生生震碎了,这脑壳真硬啊。”

  唐锋不敢有丝毫拖延,把陷入昏迷的共工收进监狱,接着瞬移消失,立即脱离作案现场。

  意念之身则是第一时间修改他的思维意识,最起码要让他配合自己,给其他祖巫发送传讯,把他们引入早就设好的圈套之中。

  嗯?

  尝试了几次,居然不行?

  监狱宇宙的天地法则,本应该无所不能,此刻却连连失败。

  只能深度镇压,让他在一定时间内无法苏醒,却不能针对灵魂实施修改。

  “若强行修改,他会立即死掉,然后……肉身在盘古殿内重生?”

  唐锋有了此种明悟,看来,祖巫的生命形态确实很不一般,不愧为盘古真血所化,与其他生灵大不相同。

  没关系,当然还有其他办法给祖巫们传讯,关键是,手里有共工这个人质就够了。

  连续几次瞬移,唐锋落到几百万里之外的一座盆地之中,这里提前埋伏着一百多个玄仙大妖,还有一千多真仙级别的小妖,共同组成了简易版的周天星斗大阵。

  把深度昏迷的共工镇压到阵心位置,接着把早就驯化了的云腾大巫放出来。

  依照唐锋的吩咐,云腾这个巫奸再次发送血脉传讯,但这一次不是给他的本主共工,而是后土祖巫:

  “后土祖巫,妖族势大,几十个金仙大妖,好像还有先天魔神……我主共工寡不敌众,情况危急,祖巫们快来救援……快,快,否则就来不及了……”

  此段讯息,故意含糊不清,但这就够了,让其他祖巫自行脑补那才最好。

  盘古殿内,血池震荡。

  人身蛇尾,总共有九只手臂的后土,哗啦一下站立而起:“共工,出事了!”

  “什么?”

  其他祖巫不需要口头询问,依靠血脉相连,便能知晓细节。

  共工确实出事了,但并未身陨,只是感知不到了。

  “妖族?好大的胆子!疯了,这帮畜生!”

  祝融最为暴躁,挥舞着手臂,一条粗大火龙环绕周身,嗷嗷嘶吼:“去干死它们!”

  “先天魔神?”

  时间祖巫烛九阴性情沉稳:“我们不曾招惹过某个先天魔神吧,毫无疑问,这是一场有预谋的……”

  “预谋个鸟!”

  别看平日里,祝融和共工水火不容,最不对付,但兄弟之间怎么闹腾也是自家之事,此时此刻,他比谁都要着急:“父神干掉了三千魔神,它们残魂不灭,除了要报复天地,早晚都会盯上咱们,这还有什么预谋不预谋的。”

  父债子偿,就这个道理。

  祖巫一向以盘古的亲生子女而自居,父神的敌人,早晚会找上咱们,这没有什么可奇怪的。

  “走吧,多说无用,去救共工。”

  玄冥祖巫语气低沉:“盘古血池虽能重生,但先天魔神诡奇莫测,天晓得会以何种手段伤害到共工的根本。”

  何况每死一次,都会大伤元气。

  “对,一起去!”

  毒之祖巫奢比尸闷声而道:“全体出动,将其一举拿下,不留后患。”

章节目录

诸天万界监狱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一晚情深到西洲只为原作者煮酒论咖啡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煮酒论咖啡并收藏诸天万界监狱长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