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!无广告!

  “报.....反贼周昂两日内已攻占三府二十三县,如今正向杭州府而来。https://”吴王宫的大殿之中,一个王府亲卫满头大汗的说着。

  此刻大殿之中吴王高居王位,在他的身侧是王府长史崔文山,殿中两侧分别站着数十位文武官员。

  吴王谋划三年之久,原本也是起兵在即,这殿中心腹也大多知道吴王举事就在近日,可偏偏这时候莫名其妙的杀出一个郭北县令周昂来。

  “朝廷怎么说?”吴王沉声问道,现在他还没有告诉任何人,自己与周昂在郭北县衙内的谈话内容。

  “回殿下,朝廷没有援军可派,原本兵部下令伏波军从水路来驰援浙江,可伏波将军王玄礼以粮草军饷不足,士兵恐生哗变为由按兵不动,朝廷的意思是让殿下全权处置平叛之事。”这一次崔文山躬身答道,他目光深邃,其实早已看出来这也是吴王的机会。

  “既然是朝廷的意思,那就传本王的命令,命各府兵马驰援杭州,我们在杭州城与叛军一决胜负。”吴王随即下了一个命令,这次周昂谋反,他倒是名正言顺的成了江南地区的最高军政长官。

  江南大军齐聚杭州,而周昂却没有向杭州进发,而是带着诸葛大力,就这样两个人绕了江南一大圈,把江南各府县七成以上的官员都杀了一遍。

  不过一些有心人发现,那些侥幸逃得一命的,竟然都是平日里风评还不错的地方官员。

  一时间九州震惊,而周昂也得了一个青鸾剑仙的名号。

  半月之后,周昂带着诸葛大力,终于出现在了杭州城下。

  杭州城四门紧闭,城中十万大军严阵以待,而城外则是两人组成的叛军。

  今日杭州之战可谓万众瞩目,因为所有人都好奇,如果这个郭北县令真的单枪匹马攻破了杭州城,那他会不会就这样一路杀向京都,然后真就被他造反成功了?

  “大人,咱们这样是不是有些太儿戏了?其实招募些兵马应该没什么问题的.....”诸葛大力扛着旗帜站在周昂身后,一开始他还挺兴奋的,不过现在他发现这谋反好像也就那么回事。

  “你说的有道理,既然咱们谋反的瘾也过了,不如换个玩法如何?”周昂看着一片肃杀的杭州城,忽然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。

  诸葛大力闻言顿时大感兴趣,连忙问道:“有什么好玩的?大人快说。”

  周昂正欲开口,此时城楼上的吴王也开口了:“周县令,孤念你也是个人才,今日便劝你一句,若能迷途知返,接受朝廷招安,本王保证朝廷绝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  听到吴王的话,杭州城中文武官员大多满心期待的看着周昂,他们其实也有些害怕了,若吴王真能招安周昂,那自然是皆大欢喜。

  “听闻吴王素有贤名,既然殿下如此有诚意,那下官还能说什么?只是不知我归降后,吴王还能让我继续做官?”几乎没有什么多的话,周昂一句话就表明了可以接受招安,这倒是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。

  诸葛大力也有些不解的看着周昂,他还以为周昂又要放出那只鸾鸟飞剑了,结果打到杭州城他好像不想打了。

  “只要你接受招安,本王现在就任命你为金华府尹。”吴王也是面色大喜,好像生怕周昂反悔,连忙开口说道。

  “下官谢殿下。”周昂对着城上吴王躬身一拜。

  很快周昂被招安的消息又传遍九州,初听这消息许多人一头雾水,甚至感觉还有些儿戏,不过一想到江南各府县那成千上万的人头,又觉得一个金华府尹换来一场安稳,倒也不算什么。

  吴王宫中,吴王为周昂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宴会,毕竟战事平息了也算喜事,而且周昂是被吴王招安的,以后也算吴王的人了。

  这场宴会规模不大,能参加的都是吴王的心腹,所以酒过三巡之后,周昂便起身直言不讳的说道:“下官的承诺已经完成,剩下的就看殿下您的了,这江南官场我已为你肃清,若殿下还不能完美掌控,那便说明殿下只是空有鸿鹄之志了。”

  “本王明白,只是先生赴任金华府尹,要不要本王派些人手给你?”吴王对周昂非常的客气,因为这次周昂谋逆,而后搅动江南,最后又由吴王来招安周昂,这一切都是两人在郭北县衙中商量好的。

  目的自然是让吴王获得前所未有的名望,同时周昂以雷霆手段肃清江南官场的毒瘤。

  “不必了,下官有他便够了。”周昂直接回绝了吴王,同时一脸笑意的看向身旁的诸葛大力。

  有了前世的记忆,周昂打算走一条完全不同的发展路线,他要避开曾经的大部分因果线,所以他并不需要多少人汇聚到自己身边。

  吴王见周昂如此决绝,便也不再说什么,不过随即大有深意的看了崔文山一眼,两人还默契的点了点头。

  下一刻崔文山就端起酒杯走到了周昂身前:“周府尹,下官敬您一杯,另外老夫厚颜,想要做一回月下老人。”

  原本周昂看到崔文山向自己敬酒,也是连忙起身,只不过当他听到崔文山的话后,立刻一头雾水:“什么月下老人?”

  “呵呵,我家殿下知道周府尹尚无妻妾,而殿下也有一独女待字闺中,因此有心与府尹结秦晋之好,所以便由老夫来做这个媒。”很快崔文山就解释了起来,原来是吴王为了彻底栓住周昂,竟然用起了联姻这一招。

  “等一下,你们说的该不会是江都郡主吧?”忽然周昂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沉起来,他知道吴王只有江都那么一个女儿,若要联姻便只有江都,可今年的江都应该才十二岁吧?

  “哦,原来周府尹知道江都郡主,确实郡主虽然还差一点才到谈婚论嫁的时候,不过已经出落得美丽动人了,咱们可以先将这婚事定下,待过上一两年在行大礼也不迟。”崔文山连忙解释起来,对江都郡主更是赞不绝口。

  周昂看了崔文山一眼,知道这老家伙理解有误,又看向了吴王,而后一脸认真的说道:“若殿下是为了稳住我而让郡主下嫁,那此事便大可不必了,而且在下以为,郡主也应该有她追寻自己幸福的权利,不应该成为殿下手中的筹码和工具。”

  听到周昂如此义正言辞的话,吴王有些意外,正打算开口解释什么,只是他话还没说出口,却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:“这是本郡主自己的意思,莫非周府尹觉得本郡主配不上你?”

  这声音还有些稚嫩,不过也非常悦耳,声音响起的同时,从吴王身后的帷幔中走出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女。

  当看到这个少女的模样时,周昂心中猛地一惊,这模样正是几年前的江都郡主,可是这事态的发展好像偏离的有些过于离谱了。

  看到周昂明显愣在了原地,江都郡主缓缓走下玉阶,她一边走还一边说道:“从你的言行可以看出,你是个直截了当的人,那咱们也就名人不说暗话,你就是我喜欢的那种人,而父王又需要你,所以我愿意嫁给你。如果你觉得我还小,可以等我三年,三年后我做你的妻子。”

  看着一脸严肃的江都郡主,周昂发现江都郡主对吴王谋反的影响可能比自己想象的还大,甚至周昂觉得,吴王之所以谋反或许也是为了江都郡主。

  “可惜啊可惜......”忽然周昂微眯着双眼,一脸叹息的摇头说道。

  “可惜什么?”见周昂莫名其妙的样子,江都郡主和其他人也是一脸不解的看着周昂,尤其是诸葛大力更是神色紧张,好像他特别关心周昂会不会娶江都郡主。

  “你我确实有缘,可惜不是夫妻之缘,而是师徒之缘。”周昂没有过多的故弄玄虚,倒是直接了当的说道。

  当听到周昂说与江都郡主有师徒之缘时,吴王和诸葛大力都是面露喜色,吴王自然是真心疼爱江都郡主,一个父亲自然也不希望女儿那么早就嫁出去,至于诸葛大力高兴就让人费解了。

  很快吴王之女江都郡主拜师周昂的消息便在小范围传开,而后这位青鸾剑仙与吴王关系密切便也不再是什么秘密,加上如今吴王掌控江南,又因招安周昂而声望日隆,倒是让京都的景安帝和太子有些坐立不安了。

  周昂带着诸葛大力走上了返回金华府的路,他成了名正言顺的金华府尹,而诸葛大力则成了正六品的金华通判。

  “大人,你为什么要骗江都郡主,那小丫头虽然还小,但看得出来以后也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啊,大人难道一点都不动心?还是说大人您要求太高?”路上诸葛大力依旧像个话痨一样说个不停,更是八卦起了周昂与江都郡主的事。

  周昂瞪了诸葛大力一眼,而后一脸坏笑的说道:“怎么?莫非大力喜欢那小郡主?要不本官去给你做个媒?”

  “啊?大人说笑了,那孩子太小了,再说属下也有意中人了。”诸葛大力也没想到周昂会说这样的话,而后他竟然少有的表现出害羞。

  “有了?平日里怎么没听你说?是谁家的姑娘?快给本官说说。”周昂听到诸葛大力说有意中人,也是难得的八卦了一回。

  诸葛大力越发显得有些害羞,不过很快他又看向周昂说道:“不对啊大人,刚才明明是说你来着,怎么扯到我身上来了,你还没说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呢?”

  “有完没完啊,怎么升了官感觉你变了个人,被媒婆附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聊斋县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一晚情深到西洲只为原作者六卦有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卦有坎并收藏聊斋县令最新章节